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BC Morning Updates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2|回复: 0

一名香港抗争者的告内地同胞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9-12 00:1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月7日夜间,香港市民发起观星活动,抗议警方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,拘捕购买观星笔的浸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
对于香港反送中抗争中,中共当局一直不敢告诉国人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和事件真相,从开始严密封锁100万、200万人上街,事件不断升级无法完全遮盖后,又单纯地将抗议者的行动彻底污名化,把整个民主运动诋毁为“暴动”,及至“颜色革命”,把示威人士叫作“港独”,煽动大陆民众的民族仇恨,但事件的起因、真相是什么?在大陆网络上则被完全封杀。
以下是一位普通香港示威人士致大陆同胞的告白。
致广大大陆同胞:
在香港这场有如六月飞霜的风暴中,我是其中一名微不足道的抗争者,也许我并不足以代表其他抗争者们发言。可是,这场自六月展开的风暴,就是由一群都像我一样微不足道的抗争者所形成的。所以,请容我向你们娓娓道来,究竟身处在这场风暴风眼之中的人们,在他或她们的瞳孔中,映照的是一幅怎样的景象。
在阐述一切之前,请先容我们向你们道歉。就一直都没有向大陆同胞,就这场抗争作出任何的解释和说明,我深深感到抱歉。
因为由一开始,我们当中就没有任何人预想过,这场风波会发展至今天的规模。所以,也就未曾想过向身处大陆的同胞,作出任何说明。可是,到今天事已至此,这明显再也不是一场只关乎香港本地人未来命运的抗争;这也是与全中国十四亿同胞的自由与未来密不可分的抗争。
这不是一场关于港独、关于香港要与大陆割离的抗争。
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、正直和善良的大陆同胞,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,所遗下的悔恨、鲜血与泪水中,所灌溉而成的抗争。
“去游行,天安门广场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三十年前的那一幕,一位头缠红巾、脚踏自行车的北京大学生,与记者对话在镜头下被记录下来的那一幕。
至今仍在香港人之中,在我们抗争者之中广为流传。
不因为什么,只因为香港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夜,就从来未曾与大陆同胞割离。
想要割离我们的,从来只有在高处俯视我们的极权。所以你们在新闻、微信和大陆一切的资讯传递平台中,只会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坏、看到一群黑衣暴徒毁坏国旗、一群黑衣暴徒攻击警察。
却不会看到,香港市民被警察在和平示威中刻意瞄准头部射击重伤致盲;不会看到穿上制服的警察,与攻击市民的黑社会交头接耳互相寒暄;不会看到我们的特首,对死谏的年轻生命逝去的冷漠;不会看到打着支持政府旗号的暴徒,可以四处随意攻击平民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;不会看到香港的年轻人,被黑社会斩断手脚根瘫倒地上鲜血淋漓的一幕;不会看到代表国家的中联办官员,公然在聚会中煽动乡绅黑社会攻击平民的一幕。
这一切,都是这场抗争活动的规模,愈发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。
因为香港沉默的多数、有良知的善良一群,也渐渐看清楚在极权政府下的一切,包括法治、民主、自由等种种承诺,都只会沦为统治者为掌控权力而抛下的谎言。在极权政府眼中,掌控社会、维持秩序的方法,从来都只有谎言、恐惧和暴力。这也是为什么香港市民,会在一区接一区中相继起义、前仆后继。我们攻击的从来不是中国、不是大陆同胞,而是我们共同敌人——以极权统治人民的(中共)政府。
这一场抗争,将香港体制中的贪污、腐败以及公权力的不受控与法治的崩坏,一层接一层地揭露。使香港的沉默多数人终于开始明白,抗争爆发以前所谓歌舞升平的香港,究竟是有多么的堕落与腐朽。
也许,在多数的大陆同胞眼中,我以上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,在香港发生的一切都是外国势力所策划的反中活动。于此,我也不抱任何希望可以说服你立即改变心意。但我真诚的相信,总会有一天你会回心转意,总会有一夜你也许会回想起二零一九年这一场在香港的风暴,这一场由香港年轻人发起的抗争。
在历史中,这场风波多半会是小小的涟漪;更可能的是,这会是一场失败的抗争。就如同三十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那一夜一样。在抗争者之中,我们很多人都清楚、都知道,这是一场强弱悬殊至极的抗争,比三十年前的那一场风暴更令人感到心寒、绝望。
可是,为什么我们依然要站出来?
像他,就如八九年那天风和日丽的白昼,在北京脚踏自行车的年轻人所说的一样:
“因为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。在这场抗争以后,香港人很可能再也无法与广大大陆同胞中的自由民,再一次并肩同行。香港人这个身份、这个族群,也许在这场抗争失败以后,很快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。可是,希望各位大陆同胞谨记,香港的抗争者,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。
在此,我谨向各位身处大陆,仍冒着极大风险声援香港的同胞、自由民们,致以最真诚的感谢,任何字句或词语,都没有办法表达出抗争者们对你们的感激,望你们即使孤身一人,也能够继续坚守信念,直至囚笼打开的一刻。对于在极权统治下不敢发声的同胞,我们也绝对理解你们的艰难处境,有你们的明白和心意,香港抗争者绝不孤冷。
最后,我想提及一句在香港抗争者之中广为流传的句子:
“希望在抗争成功后的某一天,能够在煲底(香港立法会示威区)脱下面罩相拥、再会。”
在此,我也衷心祝愿身处大陆勇敢的自由民们、以及广大大陆同胞:
“希望与各位在某一天,能够在真正自由的中华国度中相拥、再会。”
这一切,也许都是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,那群勇敢、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。
但这份宿命并不是一个诅咒,而这份薪火也必然会继续流传。
这一个夏天,香港人会为历史留下一个印记。
如果,这个印记同时能够为七百万香港人,以及十四亿中国人民的自由,带来一点点正面的影响,这样,对我们这群身在香港的抗争者来说,就已经心满意足。
在思考该如何写这封书信的时刻,窗外的抗争仍在激烈的进行中,不知道未来的日子会变得如何,但愿上天保佑所有良善的人。
此致

一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争者上
二零一九年盛夏

来源:matters.news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BC Morning Website ( Best Deal Inc. 001 )  

GMT-8, 2019-10-13 14:34 , Processed in 0.088956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Supported by Bestdeal Online

© 2008-2019 BestDeal Online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